点击关闭

短期金融-土耳其大幅降息举措能否实现遏制热钱涌入套利的政策预期-新闻晚8点

  • 时间:

自动驾驶开放道路

在他看來,當前土耳其政府「引導」央行大幅降息,還有多重因素的考量。一方面今年一季度土耳其GDP增速達到1.2%,剛剛擺脫去年以來的經濟衰退窘境,因此需要央行大幅降息以「鞏固」當前經濟好轉趨勢,另一方面土耳其通脹率從去年10月的25%降至今年6月底的15.7%,也令土耳其央行無需再奉行24%的高利率政策。

一家歐洲資管機構債券交易員向記者透露:

7月26日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不跌反漲逾420個基點,某種程度凸顯金融機構早已「消化」土耳其大幅降息行為,更願押寶美聯儲開啟降息周期引發新興市場貨幣大幅反彈。

然而,土耳其大幅降息舉措能否實現遏制熱錢湧入套利的政策預期,多數金融機構看法不一。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21世紀經濟報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記者多方了解到,儘管土耳其央行此番大幅降息「用心良苦」,多數國際投資機構對此卻未必「領情」。

套利热钱的秘密

大幅降息的“双刃剑”

在他看來,土耳其央行此次降息425個基點,很大程度屬於「無奈之舉」——由於當前土耳其實際利率(名義利率減去通脹率)高達8.3%,吸引大量全球熱錢藉著美聯儲即將降息「東風」湧入土耳其短期債券資產套取高額利差回報,觸發過去6周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率漲幅一度超過8%,因此土耳其央行只能通過大幅降息以遏制里拉大幅升值對本國出口與經濟增長的衝擊。

導讀:7月26日凌晨,土耳其央行決定將一周回購利率從24%大幅下調至19.75%,降幅高達425個基點,創下2002年以來這個國家最大降息幅度。

他指出:「何況,若美聯儲在7月底一次性降息50個基點,土耳其兌美元匯率在短期有機會突破月初創下的年內高點5.5730,令這份套利投資策略還能獲得額外的可觀匯兌收益。」

本月初,土耳其政府決定撤換原央行行長穆拉特·切廷卡亞(Murat Cetinkaya),原因是他堅持奉行相對謹慎的降息步伐,甚至不同意降息300個基點。

「畢竟,土耳其政府奉行的高利率推高通脹而不是遏制通脹觀點,與全球主流金融機構認可的經濟學原理存在較大差異,加之政府撤換央行行長以推進大幅降息舉措也令市場擔心土耳其央行貨幣政策獨立性被削弱,導致不少金融機構擔心一旦熱錢大舉撤離,土耳其經濟與金融市場又會陷入去年的劇烈動蕩泥潭。」上述歐洲資管機構債券交易員指出。

然而,土耳其大幅降息舉措能否實現遏制熱錢湧入套利的政策預期,多數金融機構看法不一。

嘉盛集團全球研究團隊主管Matt Weller則認為,美聯儲降息是否導致美元大幅貶值,目前而言也存在相當大的變數,原因是美聯儲降息所折射出的全球經濟衰退風險,有可能導致避險資金湧入美元推高美元指數,觸發熱錢快速撤離土耳其等新興市場國家,進而加劇這些國家貨幣回落與金融動蕩幅度。

在他看來,這股套利投資潮,早從3月份美聯儲暗示降息起便悄然升溫,過去4個月,流入土耳其一年期以內的短期各類債券類資產(包括高信用評級企業信貸資產、國債、政府債券、銀行債券等)套取上述無風險利差的全球資本超過百億美元。

「目前而言,這正在影響眾多新興市場國家央行貨幣政策走向。」他指出。7月26日,俄羅斯央行決定將基準利率下降至7.25%,以此緩解套利熱錢湧入壓力。

「在穆拉特·切廷卡亞被撤換后,金融市場普遍預期土耳其此次降息幅度將超過400個基點。」Peter Tchir指出,這充分凸顯土耳其政府的貨幣政策主張——即高利率會推高通脹而不是遏制通脹,儘管這與傳統經濟學原理相悖。

即便土耳其此次降息將實際利率壓縮至4.05%,但它在新興市場國家仍位列前茅,足以吸引他們在利差套利投資組合里超配土耳其短期債券類資產。

Andy Wester向記者坦言,只要土耳其相比美國的實際利率利差優勢超過3%(目前是3.55%),大量全球資本就會湧入土耳其套取這份可觀的利差收益,因為他們年初設定的年化無風險投資收益預期就是3%,到時他們只需通過遠期匯率操作對沖里拉匯率大幅波動風險即可。

Academy Securities宏觀策略主管Peter Tchir向記者分析說,本月初土耳其政府撤換了不同意降息300個基點的原央行行長穆拉特·切廷卡亞(Murat Cetinkaya),令多數金融機構預期土耳其政府將「引導」土耳其央行採取更大幅度的降息舉措。

截至7月26日19時,在市場普遍預期美聯儲月底降息的情況下,美元指數卻觸及6月以來的最高點97.94。

Andy Wester直言,若土耳其年內降息幅度過大,很可能會造成「雙刃劍效應」——好處是里拉匯率升值空間與利差優勢雙雙大幅收窄,令熱錢「投鼠忌器」,有效緩解土耳其債務性外資湧入規模大幅飆升風險,壞處則是里拉兌美元匯率可能出現異常的大幅下跌,重演去年爆發的「里拉崩盤危機」。

多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透露,全球資本(包括大量套利熱錢)之所以買入土耳其短期債券類資產,主要原因是他們擔心土耳其大幅降息舉措未必會讓土耳其經濟持續好轉,反而會拖累土耳其再度陷入貨幣大幅貶值、通脹大幅回升、高外債壓力迭起等困境,因此配置短期債券資產顯得相對安全。

一家歐洲大型資管機構債券交易部門負責人向記者指出,即便土耳其降息425個基點,其實際利率仍高達4.05%,在新興市場國家位列前矛;在美聯儲即將降息的驅動下,大量熱錢依然會湧入土耳其短期債券資產博取高利差與里拉升值的雙重回報。

「短期內我們還不會停止針對土耳其高實際利率的套利投資。」

圖片來源 / 新華社為了此次大幅降息,土耳其政府可謂下了「大功夫」。

不過,部分金融機構認為土耳其央行此番大幅降息有點「任性」。究其原因,土耳其當前的通脹走低趨勢未必會持續很久,隨着美聯儲降息與美元回落壓力加大導致大宗商品價格趨於回升,令土耳其眾多商品進口價格隨之上漲,其通脹壓力很可能在年底再度回升。這也是土耳其央行原行長穆拉特·切廷卡亞對大幅降息持消極態度的主要原因之一。

7月中旬,土耳其央行公布最新數據顯示,截至5月底,土耳其短期外債總額1204億美元,較去年底增加3.3%,其中私營部門短期外債917億美元,較去年底增加4.0%;公共部門短期外債233億美元,較去年底增加3.5%。

記者多方了解到,當前不少華爾街對沖基金正押注土耳其央行年內降息幅度將達到1200個基點,以此抹平實際利率「高企」狀況,徹底阻斷熱錢的套利空間。

來 源丨21世紀經濟報道(ID:jjbd21)

「可以預見的是,若美聯儲在7月底一次性降息50個基點,熱錢的上述套利投資熱情會更加高漲,導致土耳其外債壓力與宏觀金融脆弱性進一步抬升。」他分析說。

圖片來源 / 新華社「425個基點的降幅,也充分反映土耳其政府的貨幣政策主張。」

Proficio Capital策略分析師Andy Wester對此指出,當前土耳其央行或許最關注的,還是如何抑制美聯儲降息周期來臨所引發的套利熱錢湧入風險。

多位華爾街對沖基金經理向記者透露,儘管今年土耳其央行通過一系列表外業務操作將外匯儲備提高至約750億美元,但相比土耳其逾4450億元外債規模依然是「小巫見大巫」,若套利熱錢湧入導致其外債規模持續回升,加之全球貿易局勢趨於緊張令土耳其經濟增速再度放緩,到時土耳其居高不下的外債壓力與經常項目賬戶赤字,又會將它拖入貨幣大幅貶值與經濟動蕩的泥潭。

記 者丨陳植編 輯丨張星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北京時間7月26日凌晨,土耳其央行決定將一周回購利率從24%大幅下調至19.75%,降幅高達425個基點,創下2002年以來這個國家最大降息幅度。

今日关键词:第二学士不再招生